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家族系列微小说:奶奶(作者:郑洪杰)

2019-08-26 点击:733

  家族系列微小说:奶奶(作者:郑洪杰)

  我写的奶奶有两个。一个是我爷爷的原配,后来我喊她大奶;另一个我喊她叫二奶,是我爷爷的二房。

  那时侯我爷爷在地主张伯良家做长工,从14岁开始一直干了20年,张伯良就让他做了大领。大领就相当于现在的工头,是低于老板高于雇工的领导,比如分配活计,组织抢收抢种。

  那一年6月,麦子刚刚入仓。我爷爷惦记着场上的安全,仓库里堆满了粮食,场上堆满了麦垛,他怕有火烛什么的,晚上就去看看。当他到达场上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哭声。寻声找去,就见一个姑娘在一个麦垛旁痛哭流涕,她的面前躺着一个老人。我爷爷问了,就说别哭,咱想法给老人看病就是。我爷爷就将老人背进放农具的场屋,那里有一张爷爷休息的小床。姑娘抹抹泪,感恩地跟着,像村里的女人顺从她的丈夫。

  我爷爷提着马灯开始给老人请郎中,郎中开了几副药,后来熬了喝了,但老人依旧没保住命。那时候我爷爷34岁,身强力壮,浑身的疙瘩肉,一副忠厚相。老人临死的时候,着意地看了我爷爷几眼,拉着他的手说,玲子就交给你了,你娶了她,好好待她,中不中?我爷爷为难了,当他望着老人不愿瞑目的眼睛时,只好“嗳”了一声,点点头答应了。老人这才合眼。

  我爷爷给张伯良说了这事,就留下了玲子,让她在厨房帮忙。我爷爷想,这事到此就结束了。岂料事情传开了,先是我奶奶闹,后来玲子又闹。我奶奶哭诉着说,你说你弄这么个小妖精来干吗?你给她爹看病了,死了又埋入土了,已经尽到心了,你咋能把她留下来!你说,你说,你说说你安的什么心?是不是想娶她做二房?

  我爷爷起初给我奶奶解释,但越涂越黑,最后憋出了一句狠话:咋了,你咋了你!我娶了你9年你没给我生下一个喘气的出来,就该我姓郑的绝户吗?我就娶了她,你该咋的就咋的吧!

  话是这样说,我爷爷找到玲子说,玲子姑娘,你还是另嫁人吧,我……

  玲子不允,也闹开了:咋了你,恁大的人说话不算话?你说你咋对俺爹点的头,咋答应的他?说,你说话呀!玲子说完这话就倔强地抱着她的细软,义无返顾地去了我爷爷的家。

  我奶奶见了玲子,当即愣了。我奶奶说,你是谁家的姑娘,咋长这么俊呢?

  玲子笑着说,大姐,你先别生气,有话咱姊妹好好聊。

  我奶奶当时正长漏疮,行动不便,就欠欠身说,好吧,我不生气。你有啥事能惹我生气呢?

  玲子说,大姐,我是玲子,就是大哥救的玲子。俗话说,乌鸦反哺,羔羊跪乳。这做人就应该知恩图报,要不,那还算个人吗?你说对不对大姐?

  我奶奶半天没吱声,但脸上绝没有恼羞之色。我奶奶就问,你说你怎么报恩吧,是嫁过来还是想怎么办?

  玲子不动声色又善解人意地说,嫁不嫁哪是俺说了算的。这要看你大姐的意思了。让俺嫁就嫁,不让俺嫁就不嫁。不过,既然俺爹把俺托付给了大哥,俺就得按俺爹的话去做,这不,俺搬过来了。大哥身强力壮的,用不着俺侍侯,俺过来就想侍侯你,能侍侯你,就是报恩了。俺听说了,大姐你身上长疮,多少年都不下地了。你让俺看看中不?

  多少年了,没人给我奶奶拉家常,她又出不了门,憋闷死了。玲子的一番话中听,入情入理,我奶奶再无话可说了。不过她还是强调了一句,问玲子,俺说不嫁就不嫁?

  玲子说,瞧你说的,俺不是三岁小孩,刚说的话能不算数?

  我奶奶说,那好吧,就这样了,你住西房吧,打扫打扫。

  玲子说,那不慌,姐,俺看看你的疮。

  我奶奶把腚磨了一下,褪了裤子让玲子看。就听见玲子一声叫,天哪,俺姐你咋受的?这不活活遭了罪了,说着,眼里就掉下了泪。

  我奶奶的腚上张了两个漏。就是常年不愈合的两个窟窿,流血、流脓。正是夏天,窟窿里爬满了蛆,蛆翘着尾巴出出进进,一股恶臭就直扑过来。玲子说,姐,你别动,俺给你洗洗。说着玲子用火柴杆一点点地往外拨蛆,又倒了水,放了盐,为我奶奶清洗。清洗完,玲子又用棉花烧了灰,敷上。我奶奶直喊舒坦。舒坦至极的我奶奶叫着,玲子,玲子!

  从此,玲子就住在西房里,整天做饭、侍侯我爷爷和我奶奶。日子一天接一天的周而复始,夏天过去了,秋天来了;秋天过去了,冬天来了……玲子像这个家庭的成员,默默做活,默默侍侯着她认为该侍侯的人。我奶奶由戒备到放心,由感慨到感激。她开始想找个报答玲子的机会。我爷爷看出了我奶奶的意思,就对她说,这样也不是个法子,还是劝玲子走吧。爷爷这话也许是真的,也许是假的。但我奶奶信了。我奶奶想起了玲子的那句话,就说,乌鸦反哺,羔羊跪乳,做人不能这样没情没意。爷爷心里乐意,只是装作为难的样子,他在期待我奶奶开恩。

  在一个风雪封门的日子,玲子给我奶奶灌了烫壶,送到她被窝里之后,我奶奶抽抽嗒塔地在被窝里哭了。我奶奶哭了一阵子,随后一挺身坐了起来,拉起我爷爷就扇了他一巴掌,边扇边骂,怨孽,你去吧,你去吧,去西屋跟玲子睡去吧!

  我奶奶赶着我爷爷出了屋。看着爷爷进了西屋,奶奶再次掩面而涕,落了一夜的眼泪。第二天,我奶奶爬起来,迎着太阳兴高采烈地张罗着给我爷爷办了喜事。

  一年后,19岁的玲子生了个男孩,那男孩是我爹。20年后,我爹娶了媳妇又生了我。我学会讲话的时候,爹叮嘱我,喊奶奶叫大奶,喊玲子叫二奶。

银河网址导航 版权所有© www.yihongsheng.com 技术支持:银河网址导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