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微小说 | 我不过是你眼中一颗流沙,你却是我余生风景如画

2019-08-24 点击:944

  原创青铜引2019.7.24我要分享

  《山海经》之横公鱼:

  生于石湖,此湖恒冰。长七八尺,形如鲤而赤,昼在水中,夜化为人。刺之不入,煮之不死,以乌梅二枚煮之则死,食之可却邪病。

  ^_^引用《山海经》里的神兽,写的小说哈~

  “真没想到,天下第一神偷,竟是个瘦削的病秧子。”梅钰的心绪糟糕透顶,又喝得酩酊半醉,檀口里自然说不出好话。

  “姑娘的话只说对了一半,在下确实是病秧子,也是个小偷,但这‘天下第一’和‘神’字可当不起。”陌琛一边说,一边走到屏风后面的紫檀橱柜前,光明正大地搜找起来。

  “我看你不光身体病弱,头脑也不好用。上次就告诉你,我只是个侍妾,你放着正妃、侧妃的华丽闺房不去,来我这瞎找什么,难道侍妾的房里还能藏宝?”梅钰没好气道。

  “怎么不能?”陌琛笑着,足尖一点,便“飞”到梅钰身旁,手指勾起她的下巴:“据说梅钰姑娘虽是侍妾,却是王爷的心头宝。”

  “那是从前,现下、王爷正和新欢喝交杯酒呢。”梅钰嗤笑着,眼中一片颓丧。

  “这有何妨,交杯酒我们也可以喝啊。”陌琛的嘴角弯起调侃的弧度,星目别有深意地凝着梅钰。

  “哎呀……不好了,有贼!”婢女推门而入,失声惊叫,而后整个院子都吵嚷起来。

  陌琛却丝毫不以为意,不仅挑衅似地站着不动,还伸手执起桌上的银酒杯,欲往梅钰唇边送。

  “大胆窃贼,竟敢对本王的爱妾无礼!”信王匆匆赶来,脸上还残留着新欢唇上的胭脂色。

  “呵,王爷不惜佳人,还不让我惜吗,今日算你来的及时,下次可就没这么好运了。”陌琛说完,将手中的酒杯一倒,泼了信王一脸。

  等信王拂去脸上的酒水,勉强睁开眼睛时,陌琛早已不知去向,唯剩一脸愕然的梅钰。

  “你这个小妖精,又是刺客又是神偷的,本王简直要把你拴在身边才行,生怕一转身就被人抢走了。”信王攥住梅钰的胳膊,一把将她拉进怀中。

  “可今夜是王爷和华侧妃的、”

  “有什么法子呢,只好先紧着我的心头宝了。”信王将梅钰横抱上锦绣床榻,麝烟缭绕间,红纱帐幔似云霞般轻晃,宛若坠入琼香梦境。

  梅钰在浓情蜜意中徜徉着,一颗心却无法安稳,不知为何,被陌琛勾过的下颔泛起丝丝寒意,仿佛凝着冰屑一般,她用指尖轻触,竟真的有一抹冰凉的水渍。

  次日,信王才去上朝,华侧妃便赶来兴师问罪:“我倒要看看,王爷从荒郊捡回来的野丫头究竟有什么能耐!”

  “华侧妃,王爷临走前特意嘱咐卑职,护梅侍妾周全,还请您、”侍卫将华侧妃拦在几尺之外,华侧妃只能怒目而视。

  梅钰捂着胸口,黯然低头,她的记忆从进入王府那天开始,之前也不知经历过什么沁骨伤痛,以至前尘尽断,回忆尽失。

  

  “梅林相遇,如获珍宝。此后,你就叫梅钰吧。”只记得信王温柔的情话。

  混沌的思绪中,他是自己唯一的依绊,她随他回了王府,成了最受宠的侍妾。虽说豪门恩宠惹人艳羡,更兼潇洒王爷的温情缱绻,可心底、却仿佛禁锢着什么桎梏。

  “不知从前的我,过着何样的日子?”

  “你不会想知道的,知道了也会后悔。”每每相问,信王都用食指按住她的唇:“实在无趣的很,要知道,你的欢心岁月从我开始。”

  “那你会永远待我这般好么?”她抬头望着他夜空般深邃的眼,足以迷醉无数星辰,不知自己这颗,能亮到什么时候?

  “永远——”他似乎看出她的忧虑,坚定地承诺。

  转眼,已是七年,至少如今他还没有食言,但梅钰已早有预感,若不是暗中有“魂”相助,信王只怕早就厌倦了自己。

  那冥冥中的力量,她只能称之为“魂”。每当信王身边有新欢出现,她所居的别苑就会有突发事件。群蝶在假山上徘徊不去、枯萎的花树又重新绽放、文人墨客所点的孔明灯落入院中,起哄着来拜会佳人、刺客劫持她逼问王府秘事……现下,又开始被神偷造访。从小事到大事,好事到坏事,种种状况层出不穷。

  那股力量一直在暗暗提醒信王珍惜自己,可是、需要被一次次唤醒的情意,也太可悲了……

  “士之耽兮,犹可脱也;女之耽兮,不可脱也……”

  “你念什么咒呢,早就听说你这(妖)女把王爷哄得团团转,总有倒霉的时候!”华侧妃狠狠瞪了梅钰一眼,转身离去。

  几日后,陌琛又出现在梅钰的闺房中,仿佛印证着她岌岌可危的爱情。

  “谁让你来的?”梅钰锁上房门,避免婢女突然闯入,她厌倦了这种提醒。

  “我想来就来,何来‘让’之说。”陌琛走到书案前,看着纸上的字迹,叹息道:“情之所至,情海沉陷,女不可解脱,士亦不可解脱。爱情,不以男女而论,以轻重而分。谁爱得深,谁就陷得苦,不过……苦中亦有乐。”

  “你、陷得很深吗?”梅钰看着陌琛纠结的眉宇,不知何故,心里堵得难受。

  “反正是解脱无门了,希望你能过得开心些。”陌琛放下手中的宣纸,笑得苍茫。

  梅钰闻言,只觉心口一阵闷痛,她想从陌琛的眼里探寻什么,他却背转过身,徒留一抹削瘦的背影。

  

  “你的欢心岁月从我开始。”在陌琛单薄寒凉的背影中,信王那骄傲得意的笑容也变得迷惘起来,梅钰不禁捂住眼睛,抑制自己紊乱的心绪。

  “梅侍妾,不好了!王爷去郊外狩猎,不知是受了风寒还是惊吓,突发急病,晕厥了!”婢女匆匆来报,梅钰赶忙去了信王的寝房。

  “当心……”人声吵杂中,陌琛黯然的叹息却格外清晰。

  “你以后、别再来了,若被人抓住可不是闹着玩的。”

  “你忘了之前说的话吗,你说我‘骂都骂不走’,现下这么温柔,我就更舍不得走了。”

  信王一病数月,太医名医轮流诊脉开药,正妃、侧妃更兼一群侍妾,皆守在寝房悉心照料,依旧不见好转。

  “名贵药材全都用遍了,难不成真要找龙肝凤胆才能见效!”信王妃急得直捶手。

  “姐姐别急,王爷吉人天相,定能觅得良药的。”华侧妃宽慰道。

  没想到竟真的让华侧妃说准了,几日后,家丁们居然在后花园的池塘里发现了一尾赤色的奇鲤鱼。

  “哎呀,这奇鱼散发着赤金色的光,还带着隐隐的寒意,难道是传说中的‘横公鱼’!定是上天被我们的诚心打动,降了这尾能去邪病的奇物来!”华侧妃兴奋地说道。

  众人听了,连忙将赤鲤打捞上来,用《山海经》中述的方法,加了两枚乌梅烹煮,谁知那赤鲤仍然在沸水中游动,毫无临死之状。

  “这是怎么回事?”信王妃犯愁道。

  “姐姐,难道说……那乌梅指的不是普通的乌梅,而是有灵性之物?”华侧妃思索道。

  “有灵性的乌梅?那会是什么……”

  “去找长了很多年的乌梅树?”

  “王爷从前不是夸赞,梅侍妾的眼睛是紫瞳,宛若新鲜美丽的乌梅么。”

  “哐当——”梅钰撞到了身后的紫檀木架,青花瓷瓶滚落在地,摔得粉碎,没有人出言责怪,而是看热闹般,等着她开口。

  “不知王爷、是何意?”梅钰走到床榻前,看着面色憔悴的信王。

  

  “十年灌溉,七年宠爱,是你该、”

  “妾知道了。”梅钰淡笑着:“甘霖之恩,以血泪偿还,也足够一笔勾销了。此后我便回荒郊去,生生世世,不再相闻。”

  “不过你有句话说错了,我要纠正一下。我从你这里开始的,不是欢心岁月,而是失心的梦魇。”

  梅钰摸索着,步入荒郊,剜去双目后,虽然一片漆黑,但心底却似解开封印般明晰清澈。她迷迷糊糊地忆起了许多画面,只是拼凑不全。

  “啊——”她撞到了一株梅树,柔荑在树干上摩挲着,那如烙印般的字迹,她终于哭了起来。

  禁忌之爱。

  她原是冰湖畔的一株乌梅,与湖中的赤鲤相恋,修成精后,才知晓彼此之间那近乎天敌的矛盾。

  “我们天生相克,你会因我而死!”她泣声惊叫。

  “这难道不是一个浪漫的故事吗。”他从身后拥住她:“刀枪不入、万物不降,唯被你降。”

  “不,我不要!我不要带着诅咒的爱情,我不要你死。我只要你清欢一世,即便、不是和我一起……”

  “我们、断了吧……”

  此后,她心灰意冷,疏于滋长,他便在夜间幻化人形,用湖水浇灌树干,为她整理枝叶。她无法,便选在他闭关入定时,拒绝雨露的灌溉,企图让自己枯萎。

  “梅妖姐姐,你渴了!”昏昏沉沉间,却有一迷路的小男孩闯了进来,打开水囊倾倒,将她救起。

  “你若有心救我,就把我从这湖畔移走吧。”

  “这有何难,本王爷有什么做不到的,以后你就跟着我好了。”小男孩拍拍胸脯,解下腰间的佩刀松土,将她移栽到另一处的梅林。

  “小妖精,你愈发窈窕标致了,何不随我入红尘,续一段缱绻情缘。”

  她踌躇许久,终点头允诺。以为只要自己放弃,便能换他一生安逸,怎料劫难还是来了。

  “蝴蝶、花树、刺客、神偷……你是不是一直都在?”她哽咽着,靠痛心的记忆寻回冰湖,跌坐在湖边啜泣。

  “当然啊,我怎么放心你和别人一起。”熟悉的声音传来,冰封的心锁豁然打开。

  “你、你还在!”

  他紧紧拥住惊喜的她,丝丝寒意皆化作柔情的春水:“这些年,为了护你,我潜心修炼,金鳞脱壳的功力,算是练成了。我都舍不得你和别人在一起,又怎么舍得,留你一个人孤独地在这世间。”

  “可是、我灵气受损,看不见、”

  “正好我这副没鳞的丑样子,不用被你看见。”他低头吻她的脸颊:“即便只是你眼中一颗流沙,我也甘愿为你绘出余生风景如画。”

  “唔,说的这么寥落,好像我欺负你一样。却不知,红尘万千,皆如烟云般消散。倒是你这颗流沙,让我流尽了眼泪……”

  “看来我们两个都解脱无门了,唯有永远相伴,才能抚平彼此的心伤,是不是?”

  她没有回答,只轻抚着他身上的伤痕,泪落之处,泛起浅浅金光,一如多年前的初恋,俊逸少年捧着湖水而来,泠泠清泉,照亮了她的眼——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山海经》之横公鱼:

  生于石湖,此湖恒冰。长七八尺,形如鲤而赤,昼在水中,夜化为人。刺之不入,煮之不死,以乌梅二枚煮之则死,食之可却邪病。

  ^_^引用《山海经》里的神兽,写的小说哈~

  “真没想到,天下第一神偷,竟是个瘦削的病秧子。”梅钰的心绪糟糕透顶,又喝得酩酊半醉,檀口里自然说不出好话。

  “姑娘的话只说对了一半,在下确实是病秧子,也是个小偷,但这‘天下第一’和‘神’字可当不起。”陌琛一边说,一边走到屏风后面的紫檀橱柜前,光明正大地搜找起来。

  “我看你不光身体病弱,头脑也不好用。上次就告诉你,我只是个侍妾,你放着正妃、侧妃的华丽闺房不去,来我这瞎找什么,难道侍妾的房里还能藏宝?”梅钰没好气道。

  “怎么不能?”陌琛笑着,足尖一点,便“飞”到梅钰身旁,手指勾起她的下巴:“据说梅钰姑娘虽是侍妾,却是王爷的心头宝。”

  “那是从前,现下、王爷正和新欢喝交杯酒呢。”梅钰嗤笑着,眼中一片颓丧。

  “这有何妨,交杯酒我们也可以喝啊。”陌琛的嘴角弯起调侃的弧度,星目别有深意地凝着梅钰。

  “哎呀……不好了,有贼!”婢女推门而入,失声惊叫,而后整个院子都吵嚷起来。

  陌琛却丝毫不以为意,不仅挑衅似地站着不动,还伸手执起桌上的银酒杯,欲往梅钰唇边送。

  “大胆窃贼,竟敢对本王的爱妾无礼!”信王匆匆赶来,脸上还残留着新欢唇上的胭脂色。

  “呵,王爷不惜佳人,还不让我惜吗,今日算你来的及时,下次可就没这么好运了。”陌琛说完,将手中的酒杯一倒,泼了信王一脸。

  等信王拂去脸上的酒水,勉强睁开眼睛时,陌琛早已不知去向,唯剩一脸愕然的梅钰。

  “你这个小妖精,又是刺客又是神偷的,本王简直要把你拴在身边才行,生怕一转身就被人抢走了。”信王攥住梅钰的胳膊,一把将她拉进怀中。

  “可今夜是王爷和华侧妃的、”

  “有什么法子呢,只好先紧着我的心头宝了。”信王将梅钰横抱上锦绣床榻,麝烟缭绕间,红纱帐幔似云霞般轻晃,宛若坠入琼香梦境。

  梅钰在浓情蜜意中徜徉着,一颗心却无法安稳,不知为何,被陌琛勾过的下颔泛起丝丝寒意,仿佛凝着冰屑一般,她用指尖轻触,竟真的有一抹冰凉的水渍。

  次日,信王才去上朝,华侧妃便赶来兴师问罪:“我倒要看看,王爷从荒郊捡回来的野丫头究竟有什么能耐!”

  “华侧妃,王爷临走前特意嘱咐卑职,护梅侍妾周全,还请您、”侍卫将华侧妃拦在几尺之外,华侧妃只能怒目而视。

  梅钰捂着胸口,黯然低头,她的记忆从进入王府那天开始,之前也不知经历过什么沁骨伤痛,以至前尘尽断,回忆尽失。

  

  “梅林相遇,如获珍宝。此后,你就叫梅钰吧。”只记得信王温柔的情话。

  混沌的思绪中,他是自己唯一的依绊,她随他回了王府,成了最受宠的侍妾。虽说豪门恩宠惹人艳羡,更兼潇洒王爷的温情缱绻,可心底、却仿佛禁锢着什么桎梏。

  “不知从前的我,过着何样的日子?”

  “你不会想知道的,知道了也会后悔。”每每相问,信王都用食指按住她的唇:“实在无趣的很,要知道,你的欢心岁月从我开始。”

  “那你会永远待我这般好么?”她抬头望着他夜空般深邃的眼,足以迷醉无数星辰,不知自己这颗,能亮到什么时候?

  “永远——”他似乎看出她的忧虑,坚定地承诺。

  转眼,已是七年,至少如今他还没有食言,但梅钰已早有预感,若不是暗中有“魂”相助,信王只怕早就厌倦了自己。

  那冥冥中的力量,她只能称之为“魂”。每当信王身边有新欢出现,她所居的别苑就会有突发事件。群蝶在假山上徘徊不去、枯萎的花树又重新绽放、文人墨客所点的孔明灯落入院中,起哄着来拜会佳人、刺客劫持她逼问王府秘事……现下,又开始被神偷造访。从小事到大事,好事到坏事,种种状况层出不穷。

  那股力量一直在暗暗提醒信王珍惜自己,可是、需要被一次次唤醒的情意,也太可悲了……

  “士之耽兮,犹可脱也;女之耽兮,不可脱也……”

  “你念什么咒呢,早就听说你这(妖)女把王爷哄得团团转,总有倒霉的时候!”华侧妃狠狠瞪了梅钰一眼,转身离去。

  几日后,陌琛又出现在梅钰的闺房中,仿佛印证着她岌岌可危的爱情。

  “谁让你来的?”梅钰锁上房门,避免婢女突然闯入,她厌倦了这种提醒。

  “我想来就来,何来‘让’之说。”陌琛走到书案前,看着纸上的字迹,叹息道:“情之所至,情海沉陷,女不可解脱,士亦不可解脱。爱情,不以男女而论,以轻重而分。谁爱得深,谁就陷得苦,不过……苦中亦有乐。”

  “你、陷得很深吗?”梅钰看着陌琛纠结的眉宇,不知何故,心里堵得难受。

  “反正是解脱无门了,希望你能过得开心些。”陌琛放下手中的宣纸,笑得苍茫。

  梅钰闻言,只觉心口一阵闷痛,她想从陌琛的眼里探寻什么,他却背转过身,徒留一抹削瘦的背影。

  

  “你的欢心岁月从我开始。”在陌琛单薄寒凉的背影中,信王那骄傲得意的笑容也变得迷惘起来,梅钰不禁捂住眼睛,抑制自己紊乱的心绪。

  “梅侍妾,不好了!王爷去郊外狩猎,不知是受了风寒还是惊吓,突发急病,晕厥了!”婢女匆匆来报,梅钰赶忙去了信王的寝房。

  “当心……”人声吵杂中,陌琛黯然的叹息却格外清晰。

  “你以后、别再来了,若被人抓住可不是闹着玩的。”

  “你忘了之前说的话吗,你说我‘骂都骂不走’,现下这么温柔,我就更舍不得走了。”

  信王一病数月,太医名医轮流诊脉开药,正妃、侧妃更兼一群侍妾,皆守在寝房悉心照料,依旧不见好转。

  “名贵药材全都用遍了,难不成真要找龙肝凤胆才能见效!”信王妃急得直捶手。

  “姐姐别急,王爷吉人天相,定能觅得良药的。”华侧妃宽慰道。

  没想到竟真的让华侧妃说准了,几日后,家丁们居然在后花园的池塘里发现了一尾赤色的奇鲤鱼。

  “哎呀,这奇鱼散发着赤金色的光,还带着隐隐的寒意,难道是传说中的‘横公鱼’!定是上天被我们的诚心打动,降了这尾能去邪病的奇物来!”华侧妃兴奋地说道。

  众人听了,连忙将赤鲤打捞上来,用《山海经》中述的方法,加了两枚乌梅烹煮,谁知那赤鲤仍然在沸水中游动,毫无临死之状。

  “这是怎么回事?”信王妃犯愁道。

  “姐姐,难道说……那乌梅指的不是普通的乌梅,而是有灵性之物?”华侧妃思索道。

  “有灵性的乌梅?那会是什么……”

  “去找长了很多年的乌梅树?”

  “王爷从前不是夸赞,梅侍妾的眼睛是紫瞳,宛若新鲜美丽的乌梅么。”

  “哐当——”梅钰撞到了身后的紫檀木架,青花瓷瓶滚落在地,摔得粉碎,没有人出言责怪,而是看热闹般,等着她开口。

  “不知王爷、是何意?”梅钰走到床榻前,看着面色憔悴的信王。

  

  “十年灌溉,七年宠爱,是你该、”

  “妾知道了。”梅钰淡笑着:“甘霖之恩,以血泪偿还,也足够一笔勾销了。此后我便回荒郊去,生生世世,不再相闻。”

  “不过你有句话说错了,我要纠正一下。我从你这里开始的,不是欢心岁月,而是失心的梦魇。”

  梅钰摸索着,步入荒郊,剜去双目后,虽然一片漆黑,但心底却似解开封印般明晰清澈。她迷迷糊糊地忆起了许多画面,只是拼凑不全。

  “啊——”她撞到了一株梅树,柔荑在树干上摩挲着,那如烙印般的字迹,她终于哭了起来。

  禁忌之爱。

  她原是冰湖畔的一株乌梅,与湖中的赤鲤相恋,修成精后,才知晓彼此之间那近乎天敌的矛盾。

  “我们天生相克,你会因我而死!”她泣声惊叫。

  “这难道不是一个浪漫的故事吗。”他从身后拥住她:“刀枪不入、万物不降,唯被你降。”

  “不,我不要!我不要带着诅咒的爱情,我不要你死。我只要你清欢一世,即便、不是和我一起……”

  “我们、断了吧……”

  此后,她心灰意冷,疏于滋长,他便在夜间幻化人形,用湖水浇灌树干,为她整理枝叶。她无法,便选在他闭关入定时,拒绝雨露的灌溉,企图让自己枯萎。

  “梅妖姐姐,你渴了!”昏昏沉沉间,却有一迷路的小男孩闯了进来,打开水囊倾倒,将她救起。

  “你若有心救我,就把我从这湖畔移走吧。”

  “这有何难,本王爷有什么做不到的,以后你就跟着我好了。”小男孩拍拍胸脯,解下腰间的佩刀松土,将她移栽到另一处的梅林。

  “小妖精,你愈发窈窕标致了,何不随我入红尘,续一段缱绻情缘。”

  她踌躇许久,终点头允诺。以为只要自己放弃,便能换他一生安逸,怎料劫难还是来了。

  “蝴蝶、花树、刺客、神偷……你是不是一直都在?”她哽咽着,靠痛心的记忆寻回冰湖,跌坐在湖边啜泣。

  “当然啊,我怎么放心你和别人一起。”熟悉的声音传来,冰封的心锁豁然打开。

  “你、你还在!”

  他紧紧拥住惊喜的她,丝丝寒意皆化作柔情的春水:“这些年,为了护你,我潜心修炼,金鳞脱壳的功力,算是练成了。我都舍不得你和别人在一起,又怎么舍得,留你一个人孤独地在这世间。”

  “可是、我灵气受损,看不见、”

  “正好我这副没鳞的丑样子,不用被你看见。”他低头吻她的脸颊:“即便只是你眼中一颗流沙,我也甘愿为你绘出余生风景如画。”

  “唔,说的这么寥落,好像我欺负你一样。却不知,红尘万千,皆如烟云般消散。倒是你这颗流沙,让我流尽了眼泪……”

  “看来我们两个都解脱无门了,唯有永远相伴,才能抚平彼此的心伤,是不是?”

  她没有回答,只轻抚着他身上的伤痕,泪落之处,泛起浅浅金光,一如多年前的初恋,俊逸少年捧着湖水而来,泠泠清泉,照亮了她的眼——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银河网址导航 版权所有© www.yihongsheng.com 技术支持:银河网址导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