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一个优秀工程师之死

2019-07-19 点击:1468

  2050年,美国。

,美国总统在讲话中强烈谴责制造暗杀事件的恐怖分子,命令FBI,各地警方尽全力侦破此案,并派出顶级安保人员来保障那些资本家和社会精英人士的人身安全。

  那么什么是“资产联盟”?它是由全美国最富裕的几十个人成立的组织,他们指出在未来不仅是土地,甚至连空气和水全部实行私有制,普通民众要想获得那些生存基本所需的东西,必须得向他们购买,他们这一提议,立马得到了各州议员的纷纷支持,甚至成立了一个法案,等待着国会提上议程,但是接二连三的暗杀事件让这个法案暂时搁置了起来,白宫方面一边与那些“资产联盟”的人秘密召开会议,一边紧锣密鼓地在追查制造这几起事件的真凶。

  纽约市皇后区的一个出租房内,麦克正在清理他大腿处的伤口,那是由子弹所造成的贯穿伤,这间房子并不大,一个桌子,一把椅子,一张床占了几乎一半的面积,桌子上和床头边罗列着一堆堆厚厚的书籍,其中打开的几本书籍都是马克思所著,麦克用满是鲜血的手移动着桌子上的鼠标,他正在电脑上搜索着怎样包扎伤口,电脑旁边放着一个里面装着各种外科需用的医药盒。

  突然,麦克觉得不对劲,当他抬起头的时候,他发现一个警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面前正用枪指着他。

  “嗨。”麦克停下了手中的活,他的脸色苍白,浑身被汗水湿透。

  “麦克先生,我调查跟踪你几个月,所以不要告诉我那些人不是你杀的。”

  “既然你都知道了。”麦克低下头把纱布缠好,他抬头望着那个警察,“你准备把我带回去跟你的主子邀功吗?”

  “麦克先生,”那个经常没有正面回答麦克这个带有侮辱性的提问,他说:“我只是不明白,像你这么一个出身于名校,又有着高薪工作与社会地位的优秀工程师,为什么要去做杀人这种事情?”

  “高薪?”麦克笑了一下,“你看看我住的地方,像是一个高薪工作者应该有的待遇吗?”

  “但你的收入水平已经超过全美国百分之八十的人。”

  “就算你说的是正确的,我也无法承担起这里的房价,我只能蜗居在这个既狭小又昏暗的房子内。”

  警察听后沉默了一会,他说:“为什么要去杀人?”

  麦克的眼?饴湓谝慌缘氖榧希粲兴迹艘换崴谒档溃骸耙蛭桓鲇牧椤!?

  “什么意思?”

  “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

  警察慢慢放下了枪,将它放在枪套之中,他在麦克的房子走动了一圈,拿起他床头放着的那本《资本论》翻看了几页,“在我家里,有几本和你这一模一样的书。”

  麦克好奇地望着那个警察。

  “那是我父亲生前最爱看的书。”

  “令父也相信共产主义?”麦克问道。

  “我不知道。”警察摇了摇头,“他之前在公会工作,他总是在任何地方为那些工人们发声,那些工人们很尊敬他,但是有些人却讨厌他,在一次组织罢工活动结束后,他被人枪杀,而凶手却仍然没有查到,这也是我当初为什么要立志成为一名警察的原因。”

  “我为令父的遭遇感到遗憾,不过你应该能猜想到他们为什么要刺杀你父亲的缘由吧?”

  “我不想讨论这些。”警察走到窗前,拉开窗帘,此时的纽约市已经华灯初上,霓虹闪烁,他知道不久之后那些豪车载着那些所谓的精英人士驶向纸醉金迷的场所,而当这个夜晚结束后,纽约市的街头便会出现许多尸体,他们其中有流浪汉,吸毒者,妓女,帮派成员……而每天负责清理那些尸体已经成了警局的基本工作之一,他们专门成立了一个尸体清运的小组,将那些尸体要么找个地方烧掉,但绝大多数尸体被扔在离贫民窟不远处的垃圾清理场。

  “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麦克说:“那我就告诉你。”麦克陷入了回忆当中。

  “从小到大,我都是家里人的骄傲,是因为我的学习成绩总是在学校名列前茅,这样一直保持到了我的大学毕业,在选大学的时候,哈弗大学是我的首选,凭我的成绩,可以拿到全额奖学金,但是这个名额却被一个成绩不如我的富家公子给夺走了,缘由是他们家族对哈弗大学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我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如果没有奖学金,他们无法负担起我的上学费用,于是我只能放弃了我哈弗大学,麻省理工给了我一半的奖学金,剩下的一半金融公司的人来找我办理上学贷款,但是他们的利息高的我几乎无法承受,我的父母最后卖掉了家里的房子来支持我的学业,他们是这个世上最伟大的人。”麦克的情绪有些激动,过了许久他才平静下来,继续说道。

件,这种敏感的事情我的上司当然知道,他告诉我公司董事会准备召开会议,将我纳入合伙人的名单,这就意味着我会拿到股票分红,那个收入要比我的工资高上几百倍。”

  “如果我没猜错,他们最终没有实现对你的承诺,对吧?”

  “是的,会议他们倒是开了,不过提名的那个合伙人并不是我,而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家伙,只因为他和董事会的一个成员有亲戚关系,我受到了他们的背叛与羞辱。”

  “我能理解你当时的愤怒。”警察坐在他的床边,点了一根烟递了过去。

  “但那并不是我要杀人的理由,我本来想着如果自己能拿到股票分红,不出几年我就可以帮父亲将之前卖掉的房子买回来,在努力几年,就可以在纽约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但是我的幻想被彻底的打碎,令我愤怒的是,我的上司一直躲着不敢见我,当我终于有一天碰到他时,你猜他对我说了什么?”

  “我不知道。”警察耸了耸肩。

  “阶级,他告诉我他做了他的阶级该做的事,他说一个人永远不要忘了自己的阶级,更不要去背叛它,这让我意识到了,我的之前全部生活在谎言当中,我曾经以为能凭自己的努力进入到上层阶级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接触了马克思主义,开始掌握了一个被逐渐遗忘的真理。”

  “阶级……”警察已经站起身来,他背着双手,望着窗外,“我父亲生前也总是会提起这个词。”

  “正如你所看到的,他们不断地在媒体上夸大自己的能力,让大家认为卓越和超人的才能获得了资本,这是人类社会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骗局,他们不断地向人们灌输一切有利于他们的价值观,而相信了自由市场和人身定价的人们,他们起初会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工作,然后因为现实的折磨而伤痕累累,疲惫不堪,逐渐变得麻木和冷漠,在绝望和堕落中混混度日,最后自身价值被耗尽后,被无情地丢到一旁,无人问津,紧接着,他们剥削的魔爪会不断的伸向不断长大的孩子们。”

  “现在的人们已经快要养不起孩子了,新闻上已经说了,从去年开始,人口已经是负增长了,很多人已经不想在生孩子了……”

  “贫穷就像是传染病,一代传染给一代,越来越病入膏肓。”

  “这只是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

  “以前百分之八十的财富掌握在百分之二十的人手里,我们觉得没什么,百分之九十的财富掌握在半分之十的人手里,企图用知识改变命运的人也逐渐变得生活困难,而如今百分之九十九的财富掌握在百分之一的人手里,这些百分之九十九的人该怎么存活?”麦克的眼眶里流出一滴眼泪,“资本家就是这样,他们不需要学习便懂得知识,因为他们通过交易,用钱在就业市场上买到了能力,你的刻苦,你的聪慧,甚至是你的时间都标好了价格在市场上出售,当无产者和资本家面对面时,资本家掷出钱财,然后就业市场把钱财变成武器,打的无产阶级一败涂地,资本家又掷出钱财,就业市场把他们变成财务,管理,研究的能力,增长了资本家的财富,资产阶级总是拿着小资产阶级、小农自食其力的私有制,为资产阶级剥削压迫他人的私有制辩护,而小资产阶级自食其力的私有制,正式被压迫他人的私有制所消灭的。”

  警察又默默地点了根烟,他一口接着一口地吸着,似乎在认真考虑麦克的话。

  “我的朋友,他的一个儿子叫做本,他绝对是个聪明伶俐的男孩,这种男孩会让你觉得他将来一定是大有作为的,可是上次当我见到他时,他正在一个木材厂当伐木工,下班后和他相伴的是吸毒的女友和劣质的工业啤酒,我问过他的父亲为什么不让他读书,从他父亲的口中我才了解到,现在连初级中学的学费他们已经负担不起了,教育已经成为有钱人的专利,但如果连教育的机会都会被扼杀,那么人和人的差距不久之后便会演变为物种和物种之间的差距。”

  麦克说完这些,他闭上眼睛,身子无力地靠在椅子上,腿上的伤口处的血渗在洁白的纱布上。

  “这就是你要杀他们的理由?”警察问道。

  麦克点了点头,有气无力地说道:“如今,这不是我不是我个人的矛盾,而是阶级矛盾,这个世界必须要被改变,请原谅我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温和改变不了任何事情,只有利用恐惧才会使他们妥协,这种事情总的有人来做。”

  “我尊敬像你这样的人,不过我建议你最近最好待在房子里,外面的风声正紧。”警察整了整衣服便离去。

  当麦克从新闻上得知第五位“资产联盟”的组织者被暗杀时,他首先是吃惊,然后脸上的表情转化为欣慰。

  过了不久,那个警察又来到了这里。

  “这个事情是你做的吧?”麦克问道。

  “做这种事情,我要比你专业多了。”警察的表情像是微笑。

  两人相视,都露出了如坦诚的笑容。

  而就在此时,美国总统选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原因是第六位“资产联盟”的组织者死于家中。

  “你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到的?”麦克虽然知道那个警察的专业能力不值得他怀疑,但是他还是感到震惊,两位“资产联盟”的组织者同时死亡,这是一件极难的事情。

  “第六个人不是我杀的。”

  “不是你杀的?”麦克充满了疑虑。

  “可能,我们有了更多的朋友吧。”警察看到麦克的桌子上有张正在书写的纸张,问道:“你在写什么东西?”

  “一份演讲稿,我准备在时代广场发表一场演讲。”麦克答道,“我意识到了,凭我们是不可能斗争过他们的,我们一直处于弱势地位,除非全美国的无产者联合起来。”

  “所以你想通过演讲的方式让大家联合起来。”

  “公开演讲,这是一个美国公民剩下为数不多的合法权益了。”

  “他们可能会打断你的演讲,并且用一些罪名将你抓起来。”

  “他们不会,至少我们现在还算是一个民主制度的国家,如果他们将我抓起来,势必会印发更大的反抗,这不是他们希望看到的,而我们做的不仅如此,我想请求你帮我一个忙。”

  “你说。”

  “当我的演讲结束后,杀了我。”

  警察明白,麦克要求他这么做是为了更彻底的激起人们的愤怒和斗志,可他没有答应,因为他实在不愿意下手。

  “总会有人要牺牲,不如就用我的鲜血来冲刷阶级之间的界限吧,为了一个更美好的人类世界。”

  看到麦克的态度这么坚决,警察最终答应了,那天时代广场的无产阶级人们聚集在一起,麦克的话彻底点燃了他们的思想,他们一波一波的呐喊着,高唱着《国际歌》,警察将它们围成一个圈,防止激动的人群造成暴乱。

  那个警察他拿着一把狙击枪,在高楼间寻找到了一个最合适的位置,他将枪口对准麦克的胸膛,当麦克的演讲结束之后,人们正在高昂地宣誓,他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麦克倒下了,愤怒的人们认为这一切是资本家所为,他们咆哮着,与警察开始发生冲突,警察最终开了枪,鲜血染红了时代广场的地面……

  在狙杀了麦克之后,他站在一处楼顶,望着天空中厚重而翻滚的乌云,似乎在酝酿着一场革命的到来……

日期归档
银河网址导航 版权所有© www.yihongsheng.com 技术支持:银河网址导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