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家庭伦理】母子悲歌(219)

2019-08-31 点击:1232

  前情回顾:过年了,来宝家里处处洋溢着喜庆。虽然也沉醉在幸福中的她惦记母亲,年初二大清早就去给母亲拜年,发现母亲病了。

  上一章? ? 过年的喜与忧

  第二百一十九? 晴天霹雳

  来宝内心五味杂陈地走进母亲那简陋的厨房,只见厨房里那张陈旧的木桌上摆放着一大海碗干巴巴的猪肉炒大白菜,也许是因为煮出来的时间太久了,那样子和猪食无差异。

  想到刚才母亲还说昨天她就没有吃东西,来宝就手脚利索地把锅里的剩饭盛起来洗干净,再重新掏出一碗米做饭。

  母亲到底是年老了,本来就破旧的木桌上全是油污她都没清理,还有那饭碗,来宝拿在手上总有油腻腻的感觉。

  都说病从口入,来宝觉得母亲厨房不干净或许是引发她不舒服的主因。于是,她便帮母亲厨房来一场大扫除。

  等来宝把厨具清洗干净,饭也做好了。她取出从家里拿来的两个熟鸡腿剁成小块加热了一番,就可以开饭了。

  考虑到母亲不舒服,她盛了一碗新鲜的米饭,连同这一碗鸡腿肉端进房间叫母亲吃饭。

  睡在床上的雪兰听见来宝叫吃饭,她觉得浑身无力,挣扎了好一会,她才从床上爬起来,无精打采地坐在床沿边。

  "妈,吃一点鸡肉吧!"来宝柔声地说道。

  雪兰的眼睛向床头柜看过来,嘴唇动了动问:"你吃过了?"

  "嗯,我在家里就吃了。"说完来宝夹起一小块全是肉的鸡腿到雪兰的嘴边,也许是鸡肉的香味正合她胃口,她立马张开嘴巴开始咀嚼。

  开着母亲吃得那么香,来宝开心地笑了,她说:"妈,喜欢吃就多吃点。"

  雪兰边咀嚼边点了点头,可还没等第二块鸡肉吞下肚,她又要呕吐了,长大了嘴巴"咔咔"了几声,虽然什么东西都没有吐出来,可眼里却噙满了泪水。

  来宝见状,急忙放下手中的碗,到厨房倒来一杯水对母亲说:"妈,喝一点水吧!"

  来宝的话音刚落,雪兰就满脸惊恐地摆摆手说:"不要,不要,不要……"

  "妈,你到底怎么了?"来宝不知道母亲为何会有让自己张二和尚神情。

  雪兰浑身颤抖着,脸上还有些许痉挛,良久她才摸着胸口蠕动着嘴唇说:"这里,难受……"

  "那就先睡一会吧!"来宝帮母亲揉了揉胸口并安顿母亲睡好。

  唉,来宝总觉得母亲这次病得怪怪的,她在犹豫到底该不该带母亲去医院看医生,要不是因为习俗里大年初二去看病可是大忌,她一定马上带上母亲去医院。

  不知所措中,来宝心事重重地把饭菜端回厨房。此刻,虽然她也没有吃早饭,却没有一点胃口。于是,她拿起给哥嫂的礼品就向他们厨房走去。

  还没出到门口,来宝就听见门前的小路吵渣渣的,好奇心便让她停下脚来侧耳倾听。

  "得马上带孩子去打预防针哦,这只夜猫不知道从何处逃窜来的,已经咬了好几个人了。"

  "对,一般都猫是不会随便攻击人的,宁愿花一点钱买个安心……"

  "可现在才大年初二呢!怎么能去打针呢!"

  "不要嫌弃我嘴碎,万一这是一只发疯的猫,小弟弟就很危险了……"

  公路外你一句我一句的谈话传人来宝的耳中,她也渐渐听出了一点眉目,原来,李嫂五岁的儿子刚才在不经意中被一个箭步冲上来的猫咬伤手了,现在大伙正劝李嫂带儿子去医院打预苗。

  来宝当时还在想,大过年的,李嫂的儿子就被猫咬伤,真够倒霉的。而且她还记得,就在年前,一个顾客来买衣服时曾感叹,被猫咬了伤不起,因为去打疫苗要差不多四百块钱呢!

  来宝还清楚地记得,这几年附近的村寨曾经出现过好几起被猫或狗咬伤了,因为没有去打预苗,结果得狂犬病去世的事例。就因为这可怕的致命后果,如今的人只要被猫或狗咬了,习惯性地选择去医院打疫苗。

  公路上那么多的七嘴八舌并没有结束,不知怎么了,来宝的脚步也不由自主地走向人群。

  "李嫂,为了安全起见,你真的得赶紧带孩子到医院打疫苗哦。"来宝在见李嫂那一刻,就好心地劝解道。

  "对,是得赶紧带孩子去打疫苗。"人群里很多人附和道。

  "好吧,我马上回家拿钱就带儿子去医院。"李嫂咬了咬牙,下定决心地说。

  不一会,李嫂用自行车载着她儿子去医院了。刚刚聚在一起出谋献策的人也散了,各自回家。这会,来宝才提着礼品走向哥嫂的厨房。

  厨房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来宝想,也许哥嫂一大早就回娘家了。于是,她把礼品放在厨房,又走向母亲的房间。

  房间里,雪兰的身体还是在被窝里抖动。一个不详的念头在来宝脑海里掠过,难道母亲也被猫咬了?想到这,她有几分脆弱的心突然惶恐起来,急忙用颤抖着声音问雪兰:"妈,最近你没有被猫或者狗咬吧?"

  "半个月前的一天晚上,我的左脚被猫咬伤了,当时还流了好多血,但我用云南白药止住血了,你看现在已经结痂。"雪兰说到这把左脚从被窝里伸了出来。

  来宝一看,母亲的小腿处一道正结痂的伤痕,伤痕里猫的牙齿印清新可见。顿时,来宝蒙了。毕竟,这样的事实无亚于晴天霹雳,瞬间把来宝的心都击碎了。

  "妈,你被猫咬了干嘛不告诉我?"过了好久,来宝才用近乎绝望的语气问道。

  雪兰喘了一口气,有点烦躁地说:"你隔我那么远,我又是大晚上被猫咬。你说,就算我想告诉你,我能够得着你吗?"

  来宝语塞了,她后悔万分,后悔没有把母亲接到自己身边,让她如一座孤岛一样在孤苦无依地生活。她被猫咬了那么久,自己居然还不知道。

  命运多舛的母亲还没有享过一天福呢!想到这,来宝的心痛如刀割。而且,她还觉得自己都还没来得及尽孝。

  哪怕是倾家荡产,一定要尽全力挽救母亲的生命。这么想着,来宝便挤出一丝笑容对雪兰说:"妈,我马上带你去医院!"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显山露水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5.3

  字数 2050

  前情回顾:过年了,来宝家里处处洋溢着喜庆。虽然也沉醉在幸福中的她惦记母亲,年初二大清早就去给母亲拜年,发现母亲病了。

  上一章? ? 过年的喜与忧

  第二百一十九? 晴天霹雳

  来宝内心五味杂陈地走进母亲那简陋的厨房,只见厨房里那张陈旧的木桌上摆放着一大海碗干巴巴的猪肉炒大白菜,也许是因为煮出来的时间太久了,那样子和猪食无差异。

  想到刚才母亲还说昨天她就没有吃东西,来宝就手脚利索地把锅里的剩饭盛起来洗干净,再重新掏出一碗米做饭。

  母亲到底是年老了,本来就破旧的木桌上全是油污她都没清理,还有那饭碗,来宝拿在手上总有油腻腻的感觉。

  都说病从口入,来宝觉得母亲厨房不干净或许是引发她不舒服的主因。于是,她便帮母亲厨房来一场大扫除。

  等来宝把厨具清洗干净,饭也做好了。她取出从家里拿来的两个熟鸡腿剁成小块加热了一番,就可以开饭了。

  考虑到母亲不舒服,她盛了一碗新鲜的米饭,连同这一碗鸡腿肉端进房间叫母亲吃饭。

  睡在床上的雪兰听见来宝叫吃饭,她觉得浑身无力,挣扎了好一会,她才从床上爬起来,无精打采地坐在床沿边。

  "妈,吃一点鸡肉吧!"来宝柔声地说道。

  雪兰的眼睛向床头柜看过来,嘴唇动了动问:"你吃过了?"

  "嗯,我在家里就吃了。"说完来宝夹起一小块全是肉的鸡腿到雪兰的嘴边,也许是鸡肉的香味正合她胃口,她立马张开嘴巴开始咀嚼。

  开着母亲吃得那么香,来宝开心地笑了,她说:"妈,喜欢吃就多吃点。"

  雪兰边咀嚼边点了点头,可还没等第二块鸡肉吞下肚,她又要呕吐了,长大了嘴巴"咔咔"了几声,虽然什么东西都没有吐出来,可眼里却噙满了泪水。

  来宝见状,急忙放下手中的碗,到厨房倒来一杯水对母亲说:"妈,喝一点水吧!"

  来宝的话音刚落,雪兰就满脸惊恐地摆摆手说:"不要,不要,不要……"

  "妈,你到底怎么了?"来宝不知道母亲为何会有让自己张二和尚神情。

  雪兰浑身颤抖着,脸上还有些许痉挛,良久她才摸着胸口蠕动着嘴唇说:"这里,难受……"

  "那就先睡一会吧!"来宝帮母亲揉了揉胸口并安顿母亲睡好。

  唉,来宝总觉得母亲这次病得怪怪的,她在犹豫到底该不该带母亲去医院看医生,要不是因为习俗里大年初二去看病可是大忌,她一定马上带上母亲去医院。

  不知所措中,来宝心事重重地把饭菜端回厨房。此刻,虽然她也没有吃早饭,却没有一点胃口。于是,她拿起给哥嫂的礼品就向他们厨房走去。

  还没出到门口,来宝就听见门前的小路吵渣渣的,好奇心便让她停下脚来侧耳倾听。

  "得马上带孩子去打预防针哦,这只夜猫不知道从何处逃窜来的,已经咬了好几个人了。"

  "对,一般都猫是不会随便攻击人的,宁愿花一点钱买个安心……"

  "可现在才大年初二呢!怎么能去打针呢!"

  "不要嫌弃我嘴碎,万一这是一只发疯的猫,小弟弟就很危险了……"

  公路外你一句我一句的谈话传人来宝的耳中,她也渐渐听出了一点眉目,原来,李嫂五岁的儿子刚才在不经意中被一个箭步冲上来的猫咬伤手了,现在大伙正劝李嫂带儿子去医院打预苗。

  来宝当时还在想,大过年的,李嫂的儿子就被猫咬伤,真够倒霉的。而且她还记得,就在年前,一个顾客来买衣服时曾感叹,被猫咬了伤不起,因为去打疫苗要差不多四百块钱呢!

  来宝还清楚地记得,这几年附近的村寨曾经出现过好几起被猫或狗咬伤了,因为没有去打预苗,结果得狂犬病去世的事例。就因为这可怕的致命后果,如今的人只要被猫或狗咬了,习惯性地选择去医院打疫苗。

  公路上那么多的七嘴八舌并没有结束,不知怎么了,来宝的脚步也不由自主地走向人群。

  "李嫂,为了安全起见,你真的得赶紧带孩子到医院打疫苗哦。"来宝在见李嫂那一刻,就好心地劝解道。

  "对,是得赶紧带孩子去打疫苗。"人群里很多人附和道。

  "好吧,我马上回家拿钱就带儿子去医院。"李嫂咬了咬牙,下定决心地说。

  不一会,李嫂用自行车载着她儿子去医院了。刚刚聚在一起出谋献策的人也散了,各自回家。这会,来宝才提着礼品走向哥嫂的厨房。

  厨房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来宝想,也许哥嫂一大早就回娘家了。于是,她把礼品放在厨房,又走向母亲的房间。

  房间里,雪兰的身体还是在被窝里抖动。一个不详的念头在来宝脑海里掠过,难道母亲也被猫咬了?想到这,她有几分脆弱的心突然惶恐起来,急忙用颤抖着声音问雪兰:"妈,最近你没有被猫或者狗咬吧?"

  "半个月前的一天晚上,我的左脚被猫咬伤了,当时还流了好多血,但我用云南白药止住血了,你看现在已经结痂。"雪兰说到这把左脚从被窝里伸了出来。

  来宝一看,母亲的小腿处一道正结痂的伤痕,伤痕里猫的牙齿印清新可见。顿时,来宝蒙了。毕竟,这样的事实无亚于晴天霹雳,瞬间把来宝的心都击碎了。

  "妈,你被猫咬了干嘛不告诉我?"过了好久,来宝才用近乎绝望的语气问道。

  雪兰喘了一口气,有点烦躁地说:"你隔我那么远,我又是大晚上被猫咬。你说,就算我想告诉你,我能够得着你吗?"

  来宝语塞了,她后悔万分,后悔没有把母亲接到自己身边,让她如一座孤岛一样在孤苦无依地生活。她被猫咬了那么久,自己居然还不知道。

  命运多舛的母亲还没有享过一天福呢!想到这,来宝的心痛如刀割。而且,她还觉得自己都还没来得及尽孝。

  哪怕是倾家荡产,一定要尽全力挽救母亲的生命。这么想着,来宝便挤出一丝笑容对雪兰说:"妈,我马上带你去医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情回顾:过年了,来宝家里处处洋溢着喜庆。虽然也沉醉在幸福中的她惦记母亲,年初二大清早就去给母亲拜年,发现母亲病了。

  上一章? ? 过年的喜与忧

  第二百一十九? 晴天霹雳

  来宝内心五味杂陈地走进母亲那简陋的厨房,只见厨房里那张陈旧的木桌上摆放着一大海碗干巴巴的猪肉炒大白菜,也许是因为煮出来的时间太久了,那样子和猪食无差异。

  想到刚才母亲还说昨天她就没有吃东西,来宝就手脚利索地把锅里的剩饭盛起来洗干净,再重新掏出一碗米做饭。

  母亲到底是年老了,本来就破旧的木桌上全是油污她都没清理,还有那饭碗,来宝拿在手上总有油腻腻的感觉。

  都说病从口入,来宝觉得母亲厨房不干净或许是引发她不舒服的主因。于是,她便帮母亲厨房来一场大扫除。

  等来宝把厨具清洗干净,饭也做好了。她取出从家里拿来的两个熟鸡腿剁成小块加热了一番,就可以开饭了。

  考虑到母亲不舒服,她盛了一碗新鲜的米饭,连同这一碗鸡腿肉端进房间叫母亲吃饭。

  睡在床上的雪兰听见来宝叫吃饭,她觉得浑身无力,挣扎了好一会,她才从床上爬起来,无精打采地坐在床沿边。

  "妈,吃一点鸡肉吧!"来宝柔声地说道。

  雪兰的眼睛向床头柜看过来,嘴唇动了动问:"你吃过了?"

  "嗯,我在家里就吃了。"说完来宝夹起一小块全是肉的鸡腿到雪兰的嘴边,也许是鸡肉的香味正合她胃口,她立马张开嘴巴开始咀嚼。

  开着母亲吃得那么香,来宝开心地笑了,她说:"妈,喜欢吃就多吃点。"

  雪兰边咀嚼边点了点头,可还没等第二块鸡肉吞下肚,她又要呕吐了,长大了嘴巴"咔咔"了几声,虽然什么东西都没有吐出来,可眼里却噙满了泪水。

  来宝见状,急忙放下手中的碗,到厨房倒来一杯水对母亲说:"妈,喝一点水吧!"

  来宝的话音刚落,雪兰就满脸惊恐地摆摆手说:"不要,不要,不要……"

  "妈,你到底怎么了?"来宝不知道母亲为何会有让自己张二和尚神情。

  雪兰浑身颤抖着,脸上还有些许痉挛,良久她才摸着胸口蠕动着嘴唇说:"这里,难受……"

  "那就先睡一会吧!"来宝帮母亲揉了揉胸口并安顿母亲睡好。

  唉,来宝总觉得母亲这次病得怪怪的,她在犹豫到底该不该带母亲去医院看医生,要不是因为习俗里大年初二去看病可是大忌,她一定马上带上母亲去医院。

  不知所措中,来宝心事重重地把饭菜端回厨房。此刻,虽然她也没有吃早饭,却没有一点胃口。于是,她拿起给哥嫂的礼品就向他们厨房走去。

  还没出到门口,来宝就听见门前的小路吵渣渣的,好奇心便让她停下脚来侧耳倾听。

  "得马上带孩子去打预防针哦,这只夜猫不知道从何处逃窜来的,已经咬了好几个人了。"

  "对,一般都猫是不会随便攻击人的,宁愿花一点钱买个安心……"

  "可现在才大年初二呢!怎么能去打针呢!"

  "不要嫌弃我嘴碎,万一这是一只发疯的猫,小弟弟就很危险了……"

  公路外你一句我一句的谈话传人来宝的耳中,她也渐渐听出了一点眉目,原来,李嫂五岁的儿子刚才在不经意中被一个箭步冲上来的猫咬伤手了,现在大伙正劝李嫂带儿子去医院打预苗。

  来宝当时还在想,大过年的,李嫂的儿子就被猫咬伤,真够倒霉的。而且她还记得,就在年前,一个顾客来买衣服时曾感叹,被猫咬了伤不起,因为去打疫苗要差不多四百块钱呢!

  来宝还清楚地记得,这几年附近的村寨曾经出现过好几起被猫或狗咬伤了,因为没有去打预苗,结果得狂犬病去世的事例。就因为这可怕的致命后果,如今的人只要被猫或狗咬了,习惯性地选择去医院打疫苗。

  公路上那么多的七嘴八舌并没有结束,不知怎么了,来宝的脚步也不由自主地走向人群。

  "李嫂,为了安全起见,你真的得赶紧带孩子到医院打疫苗哦。"来宝在见李嫂那一刻,就好心地劝解道。

  "对,是得赶紧带孩子去打疫苗。"人群里很多人附和道。

  "好吧,我马上回家拿钱就带儿子去医院。"李嫂咬了咬牙,下定决心地说。

  不一会,李嫂用自行车载着她儿子去医院了。刚刚聚在一起出谋献策的人也散了,各自回家。这会,来宝才提着礼品走向哥嫂的厨房。

  厨房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来宝想,也许哥嫂一大早就回娘家了。于是,她把礼品放在厨房,又走向母亲的房间。

  房间里,雪兰的身体还是在被窝里抖动。一个不详的念头在来宝脑海里掠过,难道母亲也被猫咬了?想到这,她有几分脆弱的心突然惶恐起来,急忙用颤抖着声音问雪兰:"妈,最近你没有被猫或者狗咬吧?"

  "半个月前的一天晚上,我的左脚被猫咬伤了,当时还流了好多血,但我用云南白药止住血了,你看现在已经结痂。"雪兰说到这把左脚从被窝里伸了出来。

  来宝一看,母亲的小腿处一道正结痂的伤痕,伤痕里猫的牙齿印清新可见。顿时,来宝蒙了。毕竟,这样的事实无亚于晴天霹雳,瞬间把来宝的心都击碎了。

  "妈,你被猫咬了干嘛不告诉我?"过了好久,来宝才用近乎绝望的语气问道。

  雪兰喘了一口气,有点烦躁地说:"你隔我那么远,我又是大晚上被猫咬。你说,就算我想告诉你,我能够得着你吗?"

  来宝语塞了,她后悔万分,后悔没有把母亲接到自己身边,让她如一座孤岛一样在孤苦无依地生活。她被猫咬了那么久,自己居然还不知道。

  命运多舛的母亲还没有享过一天福呢!想到这,来宝的心痛如刀割。而且,她还觉得自己都还没来得及尽孝。

  哪怕是倾家荡产,一定要尽全力挽救母亲的生命。这么想着,来宝便挤出一丝笑容对雪兰说:"妈,我马上带你去医院!"

  

  图片发自简书App

银河网址导航 版权所有© www.yihongsheng.com 技术支持:银河网址导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