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她刚到三少爷院,就被嬷嬷恶意罚跪,她跪在屋门口咬牙不哭

2019-08-21 点击:660

小说:她刚到三少爷院,就被嬷嬷恶意罚跪,她跪在屋门口咬牙不哭

覃妈妈说可不是么,村里人都说四喜是福星。

四喜的妹子五福才多大,十里八村提亲的就挤破了她家的门槛。

覃妈妈还说,闹饥荒那年,覃家村来过一个过路的神算子,说是四喜家两个丫头的卦象,都是一品诰命的福分。

夫人只低低笑了说:“还用他说,咱们四四这长相,就是福泽深厚的模样。”

  覃妈妈又摇醒迷迷糊糊的四喜,说要教她在三少爷房里,得懂规矩看脸色。

四喜稀里糊涂的应了,心里却不在意。

在三哥院里她还是老大,守什么规矩,看什么脸色啊?

  覃妈妈老了,老婆子就是爱磨磨叨叨的。

  第二天,四喜拿了个不大不小的小包袱从夫人院子里,走了几步走到了三少爷院子里。

  三少爷给她安排的屋子,就挨着三少爷的卧房。

屋子陈设布置的,跟她在夫人院子里的简直一模一样。

而且红木八仙桌上,还多了好多零嘴点心。

她拿着块玫瑰蜂蜜饼,吃的直掉渣,嘚瑟的摇着三少爷的袖子,上下的直蹦哒。

  她这一副嘚瑟样儿,惹得三少爷院里的管事嬷嬷隋婆子直拿白眼仁横她。

  三少爷只是掀掀嘴角,连笑都没笑,只是用黑润润的眼睛,深深的看着她。

  可是四喜知道,三哥很欢喜。

三哥欢喜的时候,眼尾总是微微的飘,宛如浮在阴影里的一缕云。

  四喜在三少爷的院里,一呆就是四年。

  四年间,她跟三少爷,学了不少字。

三少爷还教她看方子,她觉得眼睛酸,学的也不认真,好多味药材,不是记不住,就是记串了。

  四喜在三少爷的院子里,越发的得宠,又时常跑到夫人院子蹭吃蹭喝,那姿态气度越发的不像是个丫头了。

  四喜在三少爷院里,也不是一开始就这样猖狂。

  刚到三少爷院里的时候,一回三少爷出府巡视茶庄。

四喜在三少爷书房,偷喝了桂花酒,醉的直打跟头,胡天胡地的闹开了。

  一不小心摔碎了三少爷两块极品砚台,三个古董花瓶,还有一个白玉狮子纸镇。

  管事的嬷嬷隋婆子气的发抖,揪着躺在三少爷床上睡的七扭八歪的四喜,白嫩嫩的耳朵,罚她在三少爷屋门口跪着。

  隋婆子还张口骂她:

“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泼皮,连个做丫鬟的本分都不知的蹄子,最是个管也管不好的废物,天生的破落户,还长着一副张狂相,只晓得胡天胡地的胡作,欠打的蠢货,要是在前院老爷那,早就被拖出去打死了。”

  四喜入沈府这些年,摔碎的打破的值钱物件不少。

覃妈妈心疼的直嘬牙花子,大呼小叫的骂她欠打,做势要打她。

夫人面上纹丝不动,只是叫她仔细着别碰了嗑了自己。

覃妈妈看夫人那副袒护的样儿,气的直骂:

“这小泼才,纯是你这大泼才给惯出来的。”

  覃妈妈那样儿,滑稽的跟唱戏文的似的,惹得夫人拿帕子按在嘴角,笑出了眼泪。

 四喜在夫人院里,作的那般厉害,夫人都不曾打骂她一句。

  她刚来三哥院里,就被管事的隋嬷嬷罚跪,还骂的狗血淋头。

银河网址导航 版权所有© www.yihongsheng.com 技术支持:银河网址导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