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明光,我永远的故乡

2019-07-29 点击:1489

   好故事讲出来

  行人欲还乡,道路阻且长。

  ——题记

  也许是命中注定吧!小时候就居无定所,东躲西藏。车巷、司巷、蒲子岗、山头王;潘村、紫阳、上唐集、桥头集;还有白米山农场;都是我生活、学习和战斗过的地方。转来转去都在嘉山县境内游荡,却无缘居住县城明光。那是一座大城市,在我心中的地位远远超过澳门和香港。远远地看见明光酒厂高耸的冒着青烟的大烟筒,就心潮激荡;要是能到三六九饭店吃顿饭,在新新浴室洗个澡,进东方红电影院看场电影,更是无尚的荣耀。小伙伴们谁要是去了趟明光,回来之后他的品位至少提高八档,一遍又一遍地诉说见闻和感受。说的人眉飞色舞,唾沫飞扬;听的人也是不厌其烦,两眼放光。显摆之意,羡慕之情,都堆在一张张天真无邪的脸上。

  

  (明光东湖公园)

  恢复高考第二年的秋天,23岁的我要离开嘉山县去外地读书了。当南下的列车缓缓地驶出明光站的时候,我在心里喊道:“再见了,可爱的故乡!”不料,一语成谶。从此我和泰戈尔诗里的飞鸟走的是相反的路线:我一次又一次地飞回,都是为了一次又一次地飞走。不管我从哪里回到明光,都是为了和明光说再见!

  毕业了,我要求分配到嘉山县工作。那里山岗丘陵纵横起伏,湖泊塘坝星罗棋布。山不高而草木青葱,水不深而鱼虾竞翔。虽然算不上人杰地灵、物阜民丰,但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这片土地上,有一代名将李文忠、开明绅士汪雨湘、平民将军蒋道平等历史人物值得点赞,有抹山寺、尿布滩、太和桥等历史古迹值得游览,有明光绿豆、明光美酒、女山湖银鱼等风味特产值得品尝。那里有外婆慈祥而温暖的目光,有母亲亲手烹饪的饭菜的芬芳,有父亲那双铁锨一样的巴掌,有弟弟妹妹们热切期盼的眼神,还有同学、朋友们火热的心肠。然而,那张《报到证》上分明写着:淮北才是你该去的地方。

  

  (抹山寺,朱元璋出生的地方

  )

  从此,我是人在淮北,心在故乡。写报告,找领导,要求调回明光,都因“人才”不能外流而搁置一旁。等到淮北这边“人才”可以外流了,明光那边接收“人才”又成了问题。幸好有位兄弟般的同窗伸出援助之手,准备和我里应外合拿下这座山头,可是,“大当家的”作了回复:他要是本科学历就好安排了。这句话教我惭愧,催我自新,激励我为提升学历而继续努力。两年后,我揣着本科毕业证书,再次联系接收单位,得到的答复是:县城明光员额已满,你愿不愿意去紫阳?我本能地“啊”了一声,从此不再想调回明光,我的心境也豁然开朗:好男儿志在四方,如果你是一团火,在哪里都能发热发光,何必选择淮北明光。

  

  时间在流逝,我和故乡的距离是越来越远了。在嘉山县改为明光市之前,我就再也尝不到那特有的饭菜的芬芳;后来,再也见不到那慈祥而温暖的目光;去年,那双铁锨一样的巴掌再也不能张扬。渐渐地,亲朋好友期待的话语里也似乎减少了几分热量。我每次回到明光,不出三天就“肠胃功能紊乱”——拉稀的兵不是好兵——我自己也感到奇怪,回到故乡竟然水土不服,幸亏没有调回明光。

  

  (淮北的山水)

  在淮北谋生已经40年,我应该感谢淮北,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把淮北当做我的故乡,因为我的故乡是明光。我对自己有个承诺:只要还活着,只要还能走动,就在每年清明节前几天回明光,给已故的亲人们扫墓烧纸点香,再和亲戚、同学以及老朋友们拉拉家常。

  已过耳顺之年的我终于明白:故乡,就是我出生和长大的地方;故乡,就是生我养我的人长眠的地方;故乡,就是一个外出谋生的人寻找童年的记忆而魂牵梦绕的地方。有的人,从小到老都没有离开过家乡;有的人,少小离乡,到老叶落归根,又回到故乡;有的人,一旦离开,就再也不能回归故乡。而我,不管会是哪种情况,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在心里一千次一万次地默念:

  我的故乡是明光;

  明光是我永远的故乡!

  行人欲还乡,道路阻且长。

  ——题记

  也许是命中注定吧!小时候就居无定所,东躲西藏。车巷、司巷、蒲子岗、山头王;潘村、紫阳、上唐集、桥头集;还有白米山农场;都是我生活、学习和战斗过的地方。转来转去都在嘉山县境内游荡,却无缘居住县城明光。那是一座大城市,在我心中的地位远远超过澳门和香港。远远地看见明光酒厂高耸的冒着青烟的大烟筒,就心潮激荡;要是能到三六九饭店吃顿饭,在新新浴室洗个澡,进东方红电影院看场电影,更是无尚的荣耀。小伙伴们谁要是去了趟明光,回来之后他的品位至少提高八档,一遍又一遍地诉说见闻和感受。说的人眉飞色舞,唾沫飞扬;听的人也是不厌其烦,两眼放光。显摆之意,羡慕之情,都堆在一张张天真无邪的脸上。

  

  (明光东湖公园)

  恢复高考第二年的秋天,23岁的我要离开嘉山县去外地读书了。当南下的列车缓缓地驶出明光站的时候,我在心里喊道:“再见了,可爱的故乡!”不料,一语成谶。从此我和泰戈尔诗里的飞鸟走的是相反的路线:我一次又一次地飞回,都是为了一次又一次地飞走。不管我从哪里回到明光,都是为了和明光说再见!

  毕业了,我要求分配到嘉山县工作。那里山岗丘陵纵横起伏,湖泊塘坝星罗棋布。山不高而草木青葱,水不深而鱼虾竞翔。虽然算不上人杰地灵、物阜民丰,但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这片土地上,有一代名将李文忠、开明绅士汪雨湘、平民将军蒋道平等历史人物值得点赞,有抹山寺、尿布滩、太和桥等历史古迹值得游览,有明光绿豆、明光美酒、女山湖银鱼等风味特产值得品尝。那里有外婆慈祥而温暖的目光,有母亲亲手烹饪的饭菜的芬芳,有父亲那双铁锨一样的巴掌,有弟弟妹妹们热切期盼的眼神,还有同学、朋友们火热的心肠。然而,那张《报到证》上分明写着:淮北才是你该去的地方。

  

  (抹山寺,朱元璋出生的地方

  )

  从此,我是人在淮北,心在故乡。写报告,找领导,要求调回明光,都因“人才”不能外流而搁置一旁。等到淮北这边“人才”可以外流了,明光那边接收“人才”又成了问题。幸好有位兄弟般的同窗伸出援助之手,准备和我里应外合拿下这座山头,可是,“大当家的”作了回复:他要是本科学历就好安排了。这句话教我惭愧,催我自新,激励我为提升学历而继续努力。两年后,我揣着本科毕业证书,再次联系接收单位,得到的答复是:县城明光员额已满,你愿不愿意去紫阳?我本能地“啊”了一声,从此不再想调回明光,我的心境也豁然开朗:好男儿志在四方,如果你是一团火,在哪里都能发热发光,何必选择淮北明光。

  

  时间在流逝,我和故乡的距离是越来越远了。在嘉山县改为明光市之前,我就再也尝不到那特有的饭菜的芬芳;后来,再也见不到那慈祥而温暖的目光;去年,那双铁锨一样的巴掌再也不能张扬。渐渐地,亲朋好友期待的话语里也似乎减少了几分热量。我每次回到明光,不出三天就“肠胃功能紊乱”——拉稀的兵不是好兵——我自己也感到奇怪,回到故乡竟然水土不服,幸亏没有调回明光。

  

  (淮北的山水)

  在淮北谋生已经40年,我应该感谢淮北,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把淮北当做我的故乡,因为我的故乡是明光。我对自己有个承诺:只要还活着,只要还能走动,就在每年清明节前几天回明光,给已故的亲人们扫墓烧纸点香,再和亲戚、同学以及老朋友们拉拉家常。

  已过耳顺之年的我终于明白:故乡,就是我出生和长大的地方;故乡,就是生我养我的人长眠的地方;故乡,就是一个外出谋生的人寻找童年的记忆而魂牵梦绕的地方。有的人,从小到老都没有离开过家乡;有的人,少小离乡,到老叶落归根,又回到故乡;有的人,一旦离开,就再也不能回归故乡。而我,不管会是哪种情况,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在心里一千次一万次地默念:

  我的故乡是明光;

  明光是我永远的故乡!

日期归档
银河网址导航 版权所有© www.yihongsheng.com 技术支持:银河网址导航 | 网站地图